塔洛:一个为藏戏而生的人_光明网

塔洛:一个为藏戏而生的人_光明网
【守望者】  作者:王黑特(我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  色达,四川省西北端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个县。1979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进了这个小县城。  时年42岁的塔洛,找到色达县文明馆的馆长,说自己想成立业余藏戏团,把传统藏戏康复起来。馆长向其时的中共色达县委书记朱珠做了报告。通过一段时刻的仔细考虑,朱珠赞同并支撑塔洛康复扮演传统藏戏的主张。少年时的塔洛,十分热衷于看藏戏、演藏戏。藏戏导师日洛在临终前要求他把藏戏传承下去的嘱托,更是在他心中埋下了康复藏戏的火种。为了完结教师的遗愿,为了让自己酷爱的藏戏发扬光大,塔洛一向在找机会。现在,领导赞同了,塔洛兴奋不已。  但是实际迎面泼来一盆冰水——没有钱、没有服装、没有道具、没有乐器,乃至连剧本都没有。更难的是,没有人!除了塔洛在少年时期参与过藏戏扮演,找不到第二个了解藏戏的人。  当地年青的牧民大多没看过藏戏,更甭说参与扮演了。塔洛去发动牧民参与,但他们有顾忌,怕扮演传统藏戏会惹上大费事。塔洛坚定地说:“我是团长,出了作业由我承当,与你们无关!”为了让我们定心,他率先让自己的岳父和四个儿女参与了藏戏团。朱珠书记得知这一状况后,说:“你们演吧,出完事我担任。”而且从县财务中拨出五千元钱作为发动经费。塔洛近照?王黑特摄/光亮图片  牧民们丢掉思想包袱,走进了正在筹建的色达藏戏团。一切的学习都是从零开端。塔洛教牧民们演奏乐器、学习演唱和扮演动作。虽是业余的,但有板有眼、一招一式都大意不得。此外,牧民们大多不识字,因此塔洛每天晚上还要带着儿子秋吉给这些牧民们上文明课,以便他们能看懂剧本。而塔洛自己,在教育之余,一切的时刻都用来创造剧本了。  为了节约经费,塔洛和牧民们把自己家里的家具、物品拿来当道具,把家里仅有的布料、牛皮奉献出来做戏装。戏装也是自己着手规划、自己缝制。通过坚忍不拔的尽力,1980年五一节,色达藏戏团正式扮演了第一场藏戏《智美更登》。据色达的白叟回想,扮演那天,小小的色达县城摩肩接踵,许多观众是骑着马带着全家老小走了几天的路,从一百多公里之外赶来看戏的。扮演场所被挤得风雨不透,连演好几天,场场爆满。  色达县成功扮演藏戏的音讯很快传遍了川藏、青藏区域,各地纷繁派人来色达学习藏戏。塔洛就把自己的剧本无偿送给我们,并协助他们树立藏戏团。为了让更多的牧民能看到藏戏,在其时交通工具十分匮乏的条件下,塔洛就带领团员步行走出县城、走进村庄、部落,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,自带干粮、用人力拉着两车戏装、道具和简易的卧具、帐子,责任为牧民们扮演藏戏。不知有多少牧民被他们的举动感动得热泪盈眶。  在创造、扮演了《智美更登》和《松赞干布》两部传统藏戏之后,塔洛开端进行一项具有前史创始性的作业——把世界上最长的史诗《格萨尔》改编成藏戏!自古以来,以说唱方式传承的格萨尔王的故事,关于藏族公民来说好像汉族人的四大古典名著相同重要。就像当年人们把四大名著改编成电视剧相同,塔洛也要把《格萨尔》从单人的说唱形状改编成以歌舞演故事的戏曲形状。  但是,这件事关于一个没有专门学过戏曲创造的人来说谈何容易!如果说凭仗回想来逐渐康复扮演传统藏戏曲目已属不易,创造新的藏戏就好像平地起楼,更是困难重重!那段时刻,塔洛天天都考虑怎么把这部雄伟的史诗改编成藏戏,乃至晚上做梦都是怎么写剧本、怎么创造音乐、怎么扮演。终究他节选其间的一个阶段,改编成藏戏《赛马称王》,讲的是岭国的格萨尔从一个被驱逐出境、落魄荒野的穷孩子,通过参与赛马竞赛登上王位的故事。  1981年《赛马称王》成功扮演之后,塔洛依然是把剧本无偿送给各地的藏戏团,还亲身教授他们扮演。现在,《赛王称王》现已成了川藏、青藏区域藏戏的经典剧目。尔后,塔洛又先后创造了《取阿里金库》《阴间救妻》《岭国七勇将》等十部格萨尔藏戏。在藏区提起格萨尔藏戏,必定要说塔洛,塔洛被人们称为“格萨尔藏戏之父”。  1986年,文明部等部委颁发塔洛荣誉证书,以赞誉他“在英豪史诗《格萨尔》的开掘作业中做出优异成绩”。其时党和国家领导人亲热接见了他,并与他合影留念。  1992年,塔洛进行了一次“万里巡演”活动,带领着色达藏戏团走遍四川、青海、甘肃、西藏一切讲藏语的区域。他们走了一程又一程,走进一村又一村。多少次大雪封山,他们顶着风雪艰难地跋涉;多少次雷电交加,大雨倾盆,他们露营的帐子里都是水,我们只能在水里站着等天亮。团里有一批年纪较小的女孩子,一遇到打雷的夜晚就惧怕。一次,塔洛的小女儿珠波被吓哭了,其他女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。塔洛就歌唱安慰孩子们。他说:“拉萨但是个大城市,我们再走一些天就到拉萨了,到了拉萨我带你们去观赏布达拉宫。”……就这样,塔洛带着色达藏戏团一向坚持在藏区巡演。他们究竟演了多少场,走了多少路,有多少人观看了扮演?学术界的著作和论文记载的是:“行程十几万公里,扮演超越千场,观众达四十多万人次。”这肯定是一次值得记入史书的巡演。但是现在问起这件事,塔洛没有多少自豪之情,反倒是惋惜地说:“阿里没有去成。”  2005年,应波兰政府约请,塔洛率色达藏戏团到波兰参与第37届世界山丘风俗节。格萨尔藏戏以震撼人心的审美力气摘取了包含金奖、银奖、优秀奖及两项特别奖的5项大奖。而这两项特别奖一起被一个国家的团队取得,是这个艺术节举行37届以来的第一次。获奖后,受西班牙、英国等国的约请,塔洛又带着色达藏戏团把格萨尔王的风貌传达到了英国等欧洲国家,各国观众相同被格萨尔藏戏艺术的魅力所信服。  从2006年开端,塔洛着手把藏戏《智美更登》改编成电影。他的儿子秋吉,自小便跟从父亲学演藏戏,通过几十年的磨炼,业已成为藏戏专家。由儿子担任导演,塔洛定心。历时两年,藏戏电影《智美更登》2008年总算制造完结。但是,年仅44岁的秋吉,却因长时刻劳累,积劳成疾,电影刚刚制造完结,就溘然离世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是什么样的伤痛呀!但是,塔洛传承藏戏和《格萨尔》的脚步从未停歇。2017—2019年,在高海拔的青海省果洛区域,藏戏团新一代艺人们为牧民们扮演藏戏,80多岁的他依然坚持亲身挂帅。他还和40年前相同,为艺人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解说,一句台词一句台词地演示。  2018年,文明和旅游部确定塔洛为国家级非遗项目“色达藏戏”的代表性传承人。塔洛创始的色达藏戏门户引起了学术界广泛的重视,他编创的格萨尔藏戏也被学术界确定为具有里程碑含义的艺术奉献。  已进入耄耋之年的塔洛,依然放不下色达藏戏,放不下格萨尔藏戏。他还会不时拿出自己的积储来给藏戏团购买新的戏装,置办新的布景和器件;他还会坚持辅导藏戏团为牧民们责任扮演。塔洛说,只需牧民们还想看,他就一向把藏戏演下去。由于,塔洛便是为藏戏而生的。  《光亮日报》( 2020年04月26日?12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